老友记

时间会催化一切。

旧友和老友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前者被时间腐蚀,而后者在时间里发酵。

吃完饭之后,我跟他打了一个电话,想和他出来聊聊。在我创办科技社之后,他是第二批社员,因此我和他认识了。因为他和我住的很近,所以我们经常一起下课回家。而事实上,我是可以骑着自行车飞奔回家、完成我的作业的,但我还是更倾向于和他一起走回去,推着车,慢慢悠悠的走在中寰路上,听一些我没有听过的趣闻。就在一次次经过五中和南师附小门口的时候,我已经听说了很多的传说故事。

一切就在中考之后结束了,我很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我以后再也不会每天都经过这条充满着股市的街道,而就算我有幸完全走过时,那也很有可能只有我一人罢了。事实上,我很惋惜他中考的失利。可能是一定的感情因素参杂其中,我甚至为他没有去他理想的学校感到一点点的生气: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每当我想到中考的本质其实就是分层的机器时,我便会感到一丝丝的无奈。

那一个晚上我和他也像往常那样走在小区的路上,我们都对彼此的学校保持最大的兴趣。我仿佛就像晚上10点从教学楼下课,和他一直走回家似的。

挥手告别的时候,我回过头去,走上了回去的路。

发布者

Kal0rona

江西师大附中全机房最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