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友记

几个月之后的今天,我又和几个初中同学见面了。几个月的时间并不能让人发生巨大的改变,一切如初,还是在那个熟悉的“五中门口”见面了。还是像往常一样,随便找了一个烧烤铺子坐下唠嗑罢。

而正当我们坐下时,我便意识到今天我见到的熟人会比我想象中要更多,准确来讲,我见到她们的时候我毫无对策。我认为在这种情形下,对策这个词毫不夸张,我实在想不出来面对这两位同学我有什么办法来缓解当时的尴尬。

我便顺其自然了,和我一起坐下的同学跟她们打了招呼。当迅速意识到我是无法去改变这种情况时,我便放轻松,无视她们罢。

我突然回忆起我跟她们其中一位同学之间的往事。曾经我和她之间的联系没有变的像今天这样糟糕,而我对她的认知也没有向反方面发展。自从她开始无缘无故地在通讯软件上删除与我的联系时,关系就开始变得向反方向发展。我起初还对此留有耐心,而在之后的很多次之后,我便失去了耐心。

而我从朋友那里听说,她因为这件事情对我产生了负面的评价,她开始认为我的情商非常低,原因是每次她删掉我之后,我不会主动的重新加回去。虽然我不能完全确定她的态度,但是如果负面评价是真实存在的,那么我也完全不会感到意外,因为我从长时间对她的认识中总结出,她非常看重其他人所谓的情商。

所谓情商,人们现在都很难给出一个相当准确的定义,每个人的标准都大相径庭。而我对此的认识,是人在人际关系中处理人际事件的能力。在这个的前提下,我发现人在与不同的人交往时,会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换句话讲,在对象不同的情况下,情商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也可以说是一个动态浮动的概念。情商毫无高低,只是某些人的关系处理策略适用于更多的人或是某些人很擅长因人而异的处理策略,人们就会给之“高情商”的标签。但是反过来讲,没有一套人际关系处理策略是适用于任何人的,所以再“高情商”的人,也会出现在某些人眼里“低情商”的行为。而这时很多人会反驳道,是那些觉得“高情商”者情商低的人的情商不足。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情商似乎成了一个非常任性的概念。

为什么情商会成为一个任性的概念?我们发现所谓的“双重标准”在每个人身上都可以找到,甚至很多人都会用“多重标准”来处理人际关系。所以,当一个人在判断情商高低时,难免会参杂进自己的主观感觉,例如长相和说话方式。而我们就会发现,当一个人在某些方面给人留下特别的印象时,很多人会因为对此有好感而影响他们对于情商的判断。即使,好感中包括很大一部分的人际关系判断,然而在其它因素影响好感的情况下,情商的判定便成了是否是讨厌鬼的判断。如果一个人在某些方面很差,那么其他人对其情商的认识很容易会被自己的喜欢所左右,便成了任性的概念。

这些都是我把情商定义为人在人际关系中处理人际事件的能力的前提之上所做的推理。所以,很多人听到了不爱听的话,便会对其情商产生怀疑。然而我觉得这种事情在正常不过了,因为人类就是主观臆断,自私以及嫉妒心极强的动物,包括我在内,没有人会做到完全公正。因为主观便是人类思维最突出的特点之一。

所以,当我认清楚这一点之后,我便完全放弃了与其和好的机会,甚至说是把这个机会扔进垃圾桶。因为我知道,我跟她和好不会给我的精神上带来任何的愉悦,因为任性的我不想被所谓“客观”的观点左右我的心情。

想到这些之后,我便不再感到尴尬。之后,该聊聊,该吃吃。对话重新流畅的进行了下去。

发布者

Kal0rona

江西师大附中全机房最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